何振梁病榻生活:提及"奥运"令他短暂清醒-社会新闻_华商新闻

2020-02-06 作者:综合体育   |   浏览(62)

许基仁(资料图)腾讯体育讯 从1985年开始从事体育新闻工作,许基仁已经有了34年的工作经历。如今他是,新华社体育部主任。30岁起撰写新华社评论员文章,32岁被评为新华社首批”双十佳”记者,36岁跻身高级记者行列,38岁出任体育部副主任。2001年申奥成功报道入选语文教材。谈及从事体育记者这个行业,许基仁表示,自己是歪打正着:“其实我当体育记者也是歪打正着,也不是说大学毕业之后找工作一定要当体育记者。但是因为自己在中学呀,大学呀,对体育比赛比较关注。比如中国男排获胜,对我们大学生影响还是挺大的,我觉得做体育记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后来因为也是安排我到了体育部,我这个人也比较懒,也没想过换其它的单位,或者其它的那个行业。所以就是1985年工作到现在为止,也就,体育记者就是一直做到现在。当然就是这个过程里肯定是越做还是越有感情,对体育的感悟也越来越深。”2001年北京申奥是许多人体育记忆中不可磨灭的一部分,对于许基仁来说也不例外。特别是当时的新闻还入选了语文课本,许基仁表示,作品入选课本并不是自己一个人的荣耀:“我觉得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荣耀,因为本身也是新华社的一个荣耀。最主要的就是个事件本身就是足够重要,是全国人民都欢欣鼓舞的一个大事情。”当时写消息的时候,领导提出要出预制稿,但是在许基仁实际写作过程中发现,所有需要的要素都不知道,几乎写不了预制稿。许基仁说:“我不知道最后谁会获胜,不知道最后获胜的城市是多少票,都不知道是经过几轮才能过决出来的。包括赛后大家的反应我什么都不知道,后来当时我想那就算了,就等申奥结束吧。当时那个宣布就是北京获得2008年奥运会的这个举办权,我就在那高兴了一秒钟,然后就开始就是写消息了。当然这段消息虽然署了我的名,但是也有很多人做的贡献,应该说这篇消息也是一个集体智慧的结晶。”虽然在申奥成功时,许基仁只高兴了一秒钟,但是当回顾当时的细节,许基仁印象最深的,就是何振梁。“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所有人都排着队去跟何振梁握手,当时他也是克制着自己的泪水,跟大家一个一个去握手。因为1993年北京第一次申办奥运失利,他那种无奈,强忍住自己的失望。8年之后再看何老,同样是泪水,但是这次的泪水完全不一样。看到那么多外国友人排着队向何振梁祝贺。让我确实有一种,我们祖国强大了那种自豪感油然而生。”“我的体育记忆”是中国体育新闻工作者协会成立40周年的线上互动活动。协会将于11月21日在北京体育大学举办文体展演、展览、研讨会等系列活动,并向累计工作满40年、30年、20年的体育新闻工作者颁发纪念奖。除此之外,协会首次设立“新兴媒体奖”,用于褒奖和鼓励在新媒体领域对体育新闻事业有突出贡献的集体。

[摘要]北京冬奥申委4日在何老去世后表示,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是何老的愿望, “我们将全力以赴,扎实工作,用实际行动挖成申办使命。

十博体育官网最新网站 1

2001年,北京申奥,何振梁做最后陈述发言。

十博体育官网最新网站,由于病情较重加之药物副作用,病榻上的何老时而清醒、时而迷糊,但与奥运相关的任何话题,对他而言都是一味清醒剂。

这位老人浑身上下插满了人造血管,每一次血透,都耗尽了体力。当胸前的插管口因出现血栓而被迫弃用时,烟头大小的洞眼无声告诉你老人承受着怎样的病痛折磨。可即便如此,何老仍是积极而乐观的。

身边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何老在80多岁高龄的情况下仍然为了南京青奥会的举办奔波,为此他还一度中断过治疗。而在最近几个月时间中,何振梁还在关注北京冬奥会的申办。

2015年1月4日下午,中国奥林匹克运动的巨大贡献者,中国首次申奥成功的决定性人物何振梁老先生因病逝世,享年86岁。何振梁被誉为体育外交家、新中国体育先行者、新中国体育历史的见证者,他参与了1993、2001两次北京申奥的陈述。

申奥过程中的两次泪水

本文由十博体育官网最新网站发布于综合体育,转载请注明出处:何振梁病榻生活:提及"奥运"令他短暂清醒-社会新闻_华商新闻

关键词: